java.utils.date 转js日期格式化字符串

2021-07-21关于对C#最近的学习结果

  返回  

学生生涯结束了,

2021/7/21 4:52:31 浏览:

但求知的路还没结束。

前言

  没有技术,全是故事,半夜12点写博客,感情比较丰富了属于是(老网抑云了)。
  
  我2019年9月入住CSDN,到现在2021年7月,写了没几篇文章,都是一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小玩意。本来也只是想分享一些自己学到的有趣的东西。即将实习了,回首过往,也是感慨万分,给大伙分享一点故事,当小说看就行。
  

中专生都是小混混?

  2016年,我朋友中考结束,严重的偏科的他考上了当地唯一的职业学校(他看英语书就像看天书)。职业学校里面分为普职和高职,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全国统一的,普职上完是中专学历然后工作,高职拥有考大学的资格。他去掉英语其他分数加起来还不错,就顺利的进入了高职班。他体型比较瘦弱,干不了太重的工作,所幸头脑不算很笨,那时又处于信息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,经过一番考虑就选择了计算机应用专业。
  
  当时家长、亲戚和周边的人对于职业学校都抱有很大的偏见,在他们眼里职业学校里的全是小混混,整天无恶不作,老师也不正经教学,好人进去也就学坏了,宁愿考最差的高中,也绝不上职业学校。他也被这种情绪感染了一段时间,但他就是吃软不吃硬,说不行的那就做给他们看。
  
  他们职高的课程有:
    Photoshop(我们常说的PS)
    Dreamweaver(网页设计)
    Flash(二维动漫制作)
    Premiere Pro (影视后期剪辑)
    After Effects(影视后期特效)
    C语言编程基础
  
  我这个朋友从来都不喜欢死记硬背的东西,但对这些可以通过操作产生直观变化的事物很感兴趣。毫不夸张的说,那时候这些软件他用起来得心应手,各种快捷键倒背如流(现在也经常用PS帮我修图),理论成绩也还不错,但C语言就垃了,可能他天生和外语有仇,眼里容不下C语言那一串串“天外文字”,就放弃了,今天依然记他得那次C语言考了9分,我经常拿来笑话他。
  
  但他是怎么最终走上程序猿这行的呢?这还要感谢他的初恋(下面用zw来代表她)。
  
  他PS用的还不错,在校内比赛拿过几次奖,班主任也开始邀请他参加微网站培训,微网站通俗点讲就是手机网站,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小程序,在PS中设计微网站的样式,然后切片上传到指定网址,复制修改一些特定的后台代码,实现一些动态效果,比较简单。当时他没有什么兴趣,只想安安静静的学习,就给拒绝了,老班就让zw去了。
  
  第二次没邀请他,直接让他出去,领着就去了培训室,让他坐在那里,
问:能不能坐住了?
他说:能。
就这样我朋友开始了培训生活,这才知道培训的好,不用上课也没有迟到、早退、作业、考试的烦恼,往培训室电脑前一坐,打开小说摸个鱼(在任务完成的情况下),生活可以说是巅峰了。那时他和zw座位离得比较远,她看起来比较高冷,不怎么说话,他甚至都能忘了屋里有这个人。
  
  比赛结束后,没有辜负老班的期望,拿了国赛二等奖,帮她争取到了优秀教师资格证。他们任务结束,也回到了原来的班级上课。由于长期的培训,刚回班里同学他都认不全,zw坐他后桌,也成了他少数能交流的对象。
  
  天真的年纪对谁都没有防备,任何人都能对其吐露真心,很快他们成了知己。那时候他们对黑客攻防比较感兴趣(应该不少年轻人都挺感兴趣),我朋友也自学了一些汇编语言,天天编写一些能把电脑弄崩溃的玩意,我就中过招,这让他对编程也有了一丝兴趣。暑假zw提议一起去新华书店买书,学习C语言,他也立誓恶补一个暑假,自学完C语言所有的基础知识。
  
  有了目标后,激情就上来了,每夜到凌晨的编程丝毫没有感到累,走路总在思考冒泡排序的实现原理,吃饭也在回忆指针的魅力。人在任何时候努力都不算太晚,需要的只是一个努力的理由。而他们的感情也在互相学习中不断升温。
  
  2018年10月1日的假期,他们在一起讨论考哪所大学,顺势就聊到了感情的事,终于,那晚他们确认了情侣关系。这时Python也像突如其来的一把大火,映进了他的眼里,他也第一次了解到了网络爬虫和人工智能,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故技重施,开始了自学Python。
  
  天真不总是件好事,那时的他就像小孩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玩具一样,天天粘着zw,可能因为他的幼稚,使他们的感情在跨年夜里决裂,除夕子时雪,落地已隔年。那段时间无异于戒烟,寝食难安。她说时间是良药,可以让人忘记。他说时间是毒药,总会让人分离。
  
  人非草木,悲伤不可避免,但生活总要继续下去,他在19年单招顺利录取某普通公办专科软件技术专业(说实话感觉这个正常人都能录取)。
  

专科生没有未来?

  2019年9月,我朋友进入这所公办专科学院,地理位置没的说(市政府对门),但刚进宿舍他回高中重新上一遍的欲望都有了,八人间,俩吊扇,宿舍的柜子是直接在墙上安了一个框框,后面就是掉灰的墙皮,稀碎的水泥地面,中间两个桌子只能容下四个人的电脑,狭窄的空间走动需要侧着身子过,没有阳台和独立卫生间。。。
  
  但他说不后悔考进这所学校,因为他遇到了改变他一生的良师益友——魏老师,她是他们校企合作的专业老师,负责他们大一C语言的课程和大二的java课程。也多亏了在职业高中的学习,他的大一过得异常轻松,接受新知识的速度非常的快,魏老师一双慧眼也盯上了他。
  
  他在魏老师的鼓励下报名了校里的软件设计大赛,一个月的准备时间,他用Python PyQt5制作了他们学校的食堂订餐系统,顺利拿下二等奖第一名(一等奖只有两个全是大二的,学长还是更胜一筹啊)。因为有一点Python基础,他又报名了学校里的人工智能的项目,但由于某些原因,没有很好的参与进去,也是比较遗憾。
  
  接下来疫情暴发了,他在家闭着眼上网课的学习效率确实低的离谱,上课也总是忍不住摸鱼跟我打几把游戏,但每次上Java基础课,老师没有空的时候就让他帮忙代课,这让他不得不好好备课,他的Java也没有因为网课的原因落下。
  
  不得不说中国速度NB,疫情很快得到了控制。大二就他就回到了校园里,魏老师为了提高他的技术水平,帮他在淘宝平台搞了一个程序猿的职位,在魏老师的指导下做起了java web项目与部署调试的工作,人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,在客户限时需求的压力下,他不得不边学边做,从最基础的增删改查,到最后的SSM框架,全部自学完成,也实现了一部分的资金自由(听说五子棋是他的第一个练手项目)。
  
  他的客户大部分是学生,有专科、本科、甚至是研究生,大部分是让代做毕业设计,很多客户惊讶他的年龄,问他在哪所名校求学,这让他骄傲但也很尴尬,为了避免这种情况,他将年龄上调了十岁(被迫长大)。
  
  如今的他,大二结束,大三的内容也已自学完成,生活尽在眼前,等着他去对线。前几天他告诉我实习工作不好找,海投的简历就像石沉大海,有些单词还不会读,对于面试也是一片空白,薪资也只能控制在2500,而房租房贷,衣食住行都成为了需要考虑的问题,有问题就会有答案。想起他刚入大学时用文言文写的一篇自我介绍,最后有一段是:“生信息时,计算机业频更新,故谋与不上变化,欲行一步看三步,惟学,能继世之度,不为世所弃”。
  
  乾坤未定,你我皆是黑马。
  2021.07.21 凌晨4:40

联系我们

如果您对我们的服务有兴趣,请及时和我们联系!

服务热线:18288888888
座机:18288888888
传真:
邮箱:888888@qq.com
地址:郑州市文化路红专路93号